「我們只是失去自信」台灣如何打造一個開放又均富的美麗國家?|財經時事|財經焦點|2019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
  山麓最適宜鹿群生長,成千上百集體行動。人們善用鏢槍,鐵器為鏢,五呎竹子為柄,隨身攜帶,遇鹿捕鹿……與中貿易日盛,用鹿肉、鹿皮、鹿角與漳州、泉州商人交換瑪瑙、瓷器、布、鹽、銅、簪環等物……。

  萬曆31年,明朝儒生陳第在《東番記》裡,記錄下台灣西南平原與安平港的景況。

  安平港,明清兩代,台灣最大的貿易港。如今,台灣海峽夕照依舊,吸引了新加坡知名的悅榕集團在此落腳,與台灣亞果遊艇合作,鹿皮港將變成遊艇港。

  「高雄人都知道啊。從小阿嬤就說,牌樓裡面不能去,」走在去年底才對外開放的高雄港棧貳庫、沿著第一港口蓬萊商港區、香蕉碼頭開拓地水岸公園,世居高雄的呂先生興奮地說。

  高雄港,在清代取代淤積的安平港,成為台灣第一大港。

  100多年前,日本人修建了蓬萊商港區、香蕉碼頭。50、60年代,港內的高雄加工出口區,第一個貨櫃碼頭,見證了台灣經濟起飛。如今高雄港把第一港口還給市民,將在第二港口,興建可以停泊深水貨輪的第七貨櫃中心,正面迎向印尼泗水、雅加達港、越南蓋美港、泰國林查班港崛起後的競爭。

  「台灣出口產品變成高科技零組件,由海運轉到空運,台灣這麼一個小島,卻養出世界級的航商、航空公司,其實非常不簡單,」長榮集團出身的中菲行執行長林天送說。高雄港雖然排名已落居全球15,但長榮、陽明海運迄今仍是全球第七、第八大航商;華航貨機量全球15,桃園機場貨運量其實是全球第六:「我們只是失去自信。」

  400年來,從安平到高雄港,再到桃園機場,台灣的海洋史就是一部貿易史。如今,安平港打開了,高雄港打開了,昔日與人民完全隔絕的海與海港,終於解嚴。

  走在全球經貿體系動盪、科技破壞、人口變遷、貧富不均引爆民主危機的十字路口,三十年一遇,台灣需要新的海洋台灣夢。

  迎向未來,首先得先了解當下的處境。

  今年初,在中美貿易戰火中,《經濟學人》用慢球化(slowbalisation)來描述,全球化減速的現況。2008年之後,包括:貿易、中間財貿易、外人直接投資、跨境資金等項目佔全球GDP比重,都呈現下滑。「全球化已經動搖,」《經濟學人》結論。

  

  這對貿易依存度超過百分之百的台灣而言,實在不是好消息。「全球化對台灣實在太重要了。別的國家關門還能活幾年,美國關門可以活五年,日本活個四年,大陸活個三年,台灣門一關就死了,」研華執行董事何春盛說。

  「2008年的確是個分水嶺,但這不一定是倒退,也許只是恢復正常,」鑽研國際貿易的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陳添枝認為,90年代以前全球貿易與經濟成長率相近,1990到2008年間是段特殊的時期。

 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統計,80年代全球經濟實質成長率為3.2%,貿易成長率較高為4.5%。到了90年代、21世紀前八年,貿易成長高達6.61%、7.38%,幾乎是經濟成長率的兩倍。

  

  狂飆的貿易成長率,與中國崛起,13億人參與了全球化有關。

  陳添枝說,資訊化使得產業鏈國際分工可以切得很細,中間財進出口大幅成長。制度面上,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來,官方把經濟發展、鼓勵出口當成工作目標。當中國完全融入全球經貿體系後,貿易成長速度本來就會減緩。

  「上一波全球化可能甚至太過了,」他認為,中國這幾年的生產過剩,就是全球供應鏈「過度」外包到中國的一個跡象。

  「如果你把中國大陸放在一邊,其實全球化沒有停掉,」中研院院士、芝加哥大學經濟系講座教授謝長泰則提醒。即使在中美貿易戰火中,包括美國在內,全球仍簽署不少自由貿易協定。

  他認為,全球經貿體系真正改變的,是對中國的看法。西方愈來愈意識到,中國與全球貿易體系截然不同,會持續對撞。「中美貿易糾紛,很可能會長達十年以上。即使簽署了貿易協定,問題仍會一再回來。」(看更多貿易戰相關文章)

  他解釋,全球貿易制度是一套以法規做基準(rule based)的系統,但中國大陸卻是共產黨領導決定遊戲規則的社會。舉例來說:中美貿易爭端的單一窗口將設在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辦公室。劉鶴真實的權力來源,並非法律,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身分與總書記習近平的支持。

  未來一旦換人或遇到更高層領導反對,執法力道就會打折。「如果衝突沒有管理好,中國與非中國間的確會變成兩個陣營,」謝長泰說。

  「一個世界,兩個系統,」國民黨總統參選人,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已大膽結論。(延伸閱讀:【獨家專訪】郭台銘:跟韓國瑜說好了,鴻海將把深圳、天津部份產線移到高雄)

  全球對中國的不信任感,已在世界貿易組織(WTO)蔓延。

  2001年,中國大陸加入WTO,經過15年過渡期,中國認為自己應該能「自動取得」市場經濟地位。一旦取得此地位,其餘國家就不得動輒對中國課懲罰性關稅。但拖了三年,歐美都拒絕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。6月7日更傳出,美國將在WTO推動取消中國大陸的「開發中國家」地位。

  「中國滿十五年的時候,我們一直在等這個,一直沒有等到,所以我們在歐洲設廠的腳步就更快了,」巨大集團董事長杜綉珍接受《天下》專訪時說。她預測,從歐洲開始,全球抗拒中國輸出的風潮將持續。

  巨大沒有放棄大陸的工廠與市場,也不願意再因為勞動成本到東南亞,反而決心投入更大規模的數位與電動車轉型。去年,巨大關閉成都產線,移往匈牙利,台灣則興建自動化生產線與總部。(延伸閱讀:中美戰+慢球化 企業升級再造供應鏈)

  不同於二次戰後,華爾街金融資本開路,追逐低成本的全球化。

  4月,世界經濟論壇(WEF)出版《全球化4.0白皮書》,呼籲「形塑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新全球化架構」。這次的全球化,數位科技將成為開路者,不僅改變貿易的形式、供應鏈運作、解構傳統生產模式,甚至衝擊整個社會。

  《經濟學人》資料顯示,在過去十年的慢球化中,數據資料傳輸與國際觀光客,的確是極少數高速成長的跨境指標。

  

  數位科技正從根本改變全球經濟海域。(延伸閱讀:催生新創智慧島 中美貿易戰趁勢翻身)

  台灣駐WTO大使朱敬一舉例,過往貿易是把工廠生產好的東西運上船與飛機。但未來製造強調量身打造,走到極端,未來製造可能是將數位設計圖傳輸到國外,在當地用3D列印機製造出貨。當數據就是貿易,屏蔽資料、網站將築成新貿易壁壘。

  「因為產品特性改變,製造業決勝的關鍵將是數位轉型,」陳添枝則認為。

  他分析,未來產品有兩大特性:一、強調掌握客戶需求,精準生產。二、在價值鏈中,軟體服務比重拉大,硬體價值降低。這兩個特質都會讓製造業不再只追求低成本。以伺服器、網通產品為例,除了國安疑慮,這兩類產品的軟體開發比重高,移回台灣就有優勢。

  不僅高科技,陳添枝提醒,台灣大量隱形冠軍都有自動化的急迫性。不管是做水龍頭、做腳踏車,甚至是做鳳梨酥的,老師傅都要退休,「做鳳梨酥熬煮餡料的過程是非常苦的,很難找人。當初,微熱山丘也是用機器自動化,才突破規模的限制,」他建議,「與其補助回流大廠設廠的利息,還不如補貼企業去做自動化。」

  從美國看台灣,中研院院士謝長泰始終認為,台灣服務業是最能透過科技改善生產力、提升價值的行業。

  譬如:台灣擁有米其林級的夜市美食,但祕方都藏在人腦中。如果能將高科技產業規格化、量產的管理能力與餐飲結合,「人們就不用排隊,而且還能把美食賣到香港、新加坡、洛杉磯,」他說。過去25年,美國服務業轉型成功,餐飲、醫療照護產業是關鍵。(延伸閱讀:台灣最強兩大產業 實現AI神醫夢)

  讓台灣製造業規格化、量產能力,擴散到服務業;再利用數位科技,突破內需市場的限制,在新一波全球化中,台灣服務業存在出海的可能性。

  走進已有42年歷史的雄獅旅行社,時不時會遇到說著越南語、日語、馬來西亞語的外籍員工。這個以帶台灣人出團起家的上市旅行社,靠著數位科技,打入國際市場。去年,雄獅營收296億,旗下平台「旅途中」營收已超過20億。旅途中95%的客人來自海外。

  寶獅旅行社總經理黃信川指出,旅行碎片化的趨勢已經十多年了,旅客愈來愈不跟團,傾向自己訂機票、旅館、自己決定旅程,只是產業要怎麼迎合趨勢、願不願意迎合趨勢。

  雄獅很早就認為大勢擋不住,2000年就成立網站,開發可以讓旅客自由組合的各類產品。為了理解外國人的口味,雄獅集團聘請外國人到總部開發、設計新商品。透過在香港、日本、韓國、馬來西亞、泰國電商平台上架,從訂餐、門票到一日遊,平台上有兩千多種商品。

  過去幾年,媒體充斥著旅遊業者的抱怨之聲,但「你有看過雄獅在叫嗎?它線上旅遊平台做那麼大,團客也一樣做,它做在地化的東西,就在台灣接客,現在買了多少台遊覽車啊?」高雄餐飲大學副校長劉喜臨比較。(延伸閱讀:亞洲未開發的寶藏 如何讓人一來再來?)

  成立五年,如今已有100位員工,被稱為台版Airbnb的旅宿網AsiaYo(亞洲遊科技)也感受不到旅遊業寒冬。擁有六國房源,AsiaYo的30萬會員來自亞洲各國;雖然總部在台灣,但六成營收已來自海外。

  數位科技讓台灣服務業新創、龍頭,有機會迎向海洋。同時,也把台灣政府的行政、立法效率、司法獨立性,一併帶向國際競爭。

  2018年世界經濟論壇的國家競爭力評比,第一次依照工業革命4.0的架構,評比國家的未來性。台灣與美國、德國、瑞士並列為全球四個超級創新國,總成績排行13,表現不惡。

  然而,從99項指標,細究拖垮台灣競爭力的原因:創業所需天數、因應變局的立法效率、糾紛解決的司法效率,從行政院、立法院到司法體制,全都排行在五、六十名。

  「我開玩笑說,中華民國政府是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,因為法規上實在太多不確定性,」AsiaYo創辦人兼執行長鄭兆剛說。

  儘管2018年行政院才完成組織改造,但台灣迄今沒有一套數位經濟的治理架構。

  以台灣最具潛力的健保資料為例,歐盟因應GDPR(通用資料保護法規),各國都已成立專責的個資保護獨立機關。負責統一解釋、准駁研究機構與企業的個資使用計劃。但台灣依舊莫衷一是,個資法主管機關雖然已由法務部轉移到國發會,但國發會並沒有訂出一套申請程序,准駁權依舊落在健保局身上。

  「台灣政府的問題在,對數位經濟沒有一套願景,」立法委員許毓仁批評。

  表面上,行政院有副院長兼任的資安長、科技政委、數位政委、還有行政院科技會報、國發會。但實際上沒有任何人,以數位未來為概念,從消費者需求出發,去架構醫療、觀光、交通、教育等政策。

  「很多新創跟我抱怨,找唐鳳(科技政委)都沒用。唐鳳就是所有記錄都上網,然後就結束了,沒辦法解決問題,他就像一道玻璃,」他說。

  法規不確定性,正成為台灣數位經濟發展的最大絆腳石。包括:返鄉青年開發,為地方帶來商機、改善貧富差距的地方創生小旅行,依中華民國法律,都是違法的,因為只有資本額300萬以上的旅行社才能做。

  台灣,曾經是經濟有成長貧富差距卻沒惡化的全球發展奇蹟。面向海洋、勇闖世界,曾是台灣的驕傲,但這幾年內部分裂、社會不平,卻已成為海裡充斥的惡靈。

  從貧富差距常用指標來看,台灣吉尼係數為0.337,是亞洲最好的國家之一。但失落二十年、崩世代,卻成為琅琅上口的流行語。

  這股失落交雜著產業外移,經濟轉型失利、世代剝奪、稅制與社福不公,三大困境,需要突圍。

  中研院院士謝長泰研究顯示,台灣之謎就是過去20年,經濟成長但實質薪資卻停滯。不僅最低所得的1%,就連所得前90%的人收入也不漲,顯示薪資停滯不單是分配問題。

  「其實,台灣經濟早從2002年就停滯了,」中研院經濟所助研究員楊子霆的《經濟成長、薪資停滯?初探台灣實質薪資與勞動生產力脫勾的成因》,是目前經公認最具解釋力的研究。

  楊子霆發現,台灣薪資停滯的真正問題在貿易條件惡化,出口商品集中在跌價五成的資通訊產業,進口油價卻上漲。製造業出口部門無法加薪,台灣服務業的生產力、薪資也提升有限。反之,跟台灣一樣仰賴資通訊產品的韓國,則是靠著醫美、教育、影視與觀光產業外銷,服務業薪資持續成長。換言之,要加薪,還是得靠產業轉型。

  長達20年的轉型困境,的確造成世代不公。著有《崩世代》的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林宗弘發現,1977年之後,即使跟前輩一樣努力,累積的財富還是比較少。

  而且,「台灣社會正逐漸染上南歐病,福利給付大幅傾向老人,還是給現金,」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系教授呂建德擔心地說。(延伸閱讀:打造有感福利國家 如何戰勝「南歐病」?)

  呂建德呼籲,面對少子化、高齡化的衝擊,台灣需要福利國的創新。

  一份針對OECD(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)18國的跨國研究顯示,只有兩種國家會有競爭力:一是以貧富差距為代價的極端資本主義國家,如美國、香港、新加坡;另一就是北歐模式,高稅的社會民主國。「最糟的就是比利時、義大利這樣不左不右、不上不下的國家。」(延伸閱讀:借鏡丹麥:造 一座真實樂園)

  哪個制度更適合人類的未來?需要全體國人面對現實,做出抉擇。《紐約時報》專題報導北歐,因為2017年歐盟調查顯示,82%丹麥人對於人工智慧有好感。相反的,皮尤在美國的調查,72%美國人憂慮,機器人與AI會取代他的工作。比起美國,有安全感的北歐人更勇於擁抱新科技。

  「全球化4.0需要新的社會契約,」世界經濟論壇白皮書強調,AI會創造新工作,也會摧毀舊職位,職場、教育、人力資本都會遭遇劇變。

  憤怒,因為看不見希望。

  理盲,因為沒有人願意聆聽。

  因為川普當選而爆紅的《絕望者之歌》,書裡道出,住在阿帕拉契山區鐵鏽帶,因全球化失去工作的白人家庭的心聲。正是這些怒濤重挫了西方民主、全球化與贏者全拿的世界。

  達悟族作家夏曼.藍波安筆下的海,是一首唱不完的詩歌,波波的浪濤是不斷編織悲劇的兇手,但亦為養育我們的慈父。

  四面環海的台灣,沒有不出海的選擇,但有溫柔對待失落者的選項。海洋台灣夢,一個成長卻溫柔的夢。(責任編輯:洪家寧)

  【看更多:海洋台灣夢】

  戰略1:數位經濟——貿易戰讓世界看見台灣!未來能不能加薪?就靠數位經濟

  戰略2:深度旅遊——台灣是外國人眼中「未開發的寶藏」 小旅行如何「發大財」?

  戰略3:智慧醫療——台灣最強的兩大產業 如何創造出AI神醫、兩千億智慧醫療商機?

  戰略4:雙邊攻略——全球唯一智慧自行車產線在大甲 巨大為何選擇回台升級供應鏈?

  戰略5:社福+稅改——政府亂發錢、社福五成給老人 「南歐病」讓台灣老中青世代三輸

  

  ●更多精彩內容,請見《天下雜誌》675期《海洋台灣夢:我們要什麼樣的國家?》